从战友走向仇敌—袁绍和公孙瓒的书剑恩仇

作者:媒体报道 来源:社区新闻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24-06-21 00:49:53 评论数:

袁绍有多腹黑?

袁绍想要夺了韩馥的从战冀州,于是友走就忽悠公孙瓒率军南下,威逼冀州。向仇

公孙瓒一心要给自己找块根据地来摆脱上司刘虞的敌袁统治,兴致勃勃的绍和书剑傻孩子一头就扎进了袁绍的套子里。

韩馥原本是公孙袁家的门生故吏,志大才疏,恩仇没本事却身居高位,从战在乱世中是友走注定要被淘汰的。

韩馥一见公孙瓒来了就脑壳痛,向仇毕竟公孙瓒这货的敌袁名声,那是绍和书剑正儿八经一刀一枪打出来的,能把乌桓人震慑成乖宝宝的公孙狠人,韩馥除了害怕,恩仇就什么都忘了。从战

袁绍告诉韩馥,他不怕公孙瓒,把冀州大权给他,他就能把公孙瓒挡在冀州之外。

韩馥一听,如果是别人,韩馥可能不那么乐意,但袁绍是袁家人,也是韩馥以前的老主子老东家,就冲着这关系,韩馥对袁绍的戒备心就不那么强了。

袁绍既是老东家的人,还能抵挡公孙瓒那个狠人,韩馥咬咬牙,就把冀州大权交给了袁绍。

韩馥只是把袁术当成了“自己人”,帮助自己解决内忧外患,但是估计韩馥怎么也没想到,袁绍拿到冀州大权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安排文武官吏,彻底夺取了冀州的控制权。

袁绍夺取冀州,公孙瓒傻眼了,要知道在讨董联盟时,袁绍和公孙瓒可谓是无话不谈,亲密无间的好兄弟,是一个战壕里喝过野菜汤的同袍战友,否则也不会被袁绍忽悠着起大军攻冀州。

从幽州北平到冀州,那个时候可没有火车飞机高铁,最快的交通方式无非是骑马赶路了,那是实打实一步一步过来的,不说千里迢迢也有个八九百里路程了。

再加上大军开拔,吃喝用度,粮饷开支,公孙瓒心里在滴血,公孙瓒对于袁绍这位往日的盟主大哥有意见了。

袁绍诈取冀州的事,让公孙瓒心里不舒服,但是毕竟冀州是由韩馥交给袁绍的,公孙瓒不爽归不爽,但挑不出理来,只能哑巴吃黄连,有苦难言了。

但接下来又一件事就让他们之间彻底地撕破脸皮了。

在董卓于士大夫集团撕破脸皮之后,士大夫集团为了对抗董卓,决定另立新帝,袁绍有意立刘虞为新帝,但袁术有心自己称帝,想立一个年纪幼小的皇帝,容易把控。

袁氏两兄弟的不同意见,把天下诸侯分成两个阵营,一个以袁绍,曹操,刘表为首,一个则以袁术,公孙瓒,陶谦,孙坚为首。

当时还是讨董时期,长沙太守孙坚响应讨董的号召,被袁术表为乌程侯,行破虏校尉,豫州刺史,猛推西凉军阵地,董卓都弃守洛阳,退往长安。

就在孙坚与董卓缠斗难分难解的时候,袁绍突然又任命了一个名叫周昂的人去做豫州刺史。

俗话说,一山不容二虎,孙坚好不容易有了豫州这么个接近权力中心的基本盘,怎么会轻易被人多了去?

孙坚直接扔下董卓的西凉军,回身就杀回豫州,保护自己的大后方。

这事被袁术知道之后,袁术也是一阵脸上无光,要知道在袁家,袁术可是正儿八经的嫡子,袁绍原本是庶子的,只是被过继之后才有了嫡子的名头。

袁术拍着胸脯把豫州交给孙坚的,此刻竟然袁绍又派人去接手豫州刺史,这就相当于袁绍的大巴掌呼在袁术的脸上,袁术作为一个体面人,这样下去哪来的脸面去面对自己的小弟孙坚?

袁术一怒之下,直接派军队去豫州,坚决支持孙坚进行豫州保卫战,在袁术派去的人中,有一个人身份特殊,那就是公孙越。

提起公孙越,自然就能联系到公孙瓒,公孙越正是公孙瓒的弟弟,早在公孙瓒联盟袁术时,就让公孙越率领一千人在袁术帐下停用。

公孙越身份如此特殊,但偏偏的在这次参战中中矢而死。

公孙越的死,有人猜测是袁术为了打压袁绍而进行的圈套,就是刺激公孙瓒和袁绍生死火拼,要知道当时的公孙瓒整体实力要强于袁绍的。

当然,也有可能这只是历史的一个巧合意外。

总而言之,公孙越死了,公孙瓒直接暴走了,公孙瓒暴走的目标,正是袁绍。

如果不是袁绍自己弄一个豫州刺史出来,就不会有这一场战争,也就不会有公孙越支援孙坚,更不会有公孙越的死!

面对着发狂的公孙瓒,袁绍心里也犯嘀咕,毕竟公孙瓒是一个常年征战沙场的猛人,与公孙瓒相比,袁绍就像一个富家公子哥。

矛盾激化的原因,袁绍自己也心知肚明,他为了平息公孙瓒的怒火,就把公孙瓒的另一个堂弟封为渤海太守,赠予太守印绶,但没想到在公孙范就任渤海之后,尽起渤海之兵相助公孙瓒攻打袁绍。

最终袁绍和公孙瓒这对昔日占有走向了真正对立,并且公孙瓒在界桥之战中被袁绍大将麴义击败,一代枭雄公孙瓒从此走向末路。